通知公告: · 2019年沈阳市自然资源中级专业技术资格评委会评审通过人员名单 · 沈阳市自然资源中级专业技术资格评委会关于收取2021年职称评审材料的通知 · 沈阳市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拟销号群众举报问题查处情况公示第3批
沈阳市地质灾害防治规划 您的位置:沈阳市自然资源局 >政务公开>法定主动公开内容>规划计划>沈阳市地质灾害防治规划
沈阳市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10-2020年)
时间:2012-01-04 来源:矿产处(地质环境处) 浏览次数: 文字大小:   打印:打 印

沈阳市位于辽宁省中部,是辽宁省省会副省级城市。其地处东经122°20′35″—123°53′28″,北纬41°10′00″—43°06′30″之间。东与抚顺、铁岭市相连,西与鞍山、锦州市接壤,南与辽阳、本溪市为邻,北与内蒙古自治区毗连,全市总面积约12980平方公里

沈阳市属温带湿润大陆性气候,降水多集中于夏季的6至8月。其山地丘陵多集中在东北、东南部,中西部是广大的平原区,地势由东向西缓缓倾斜。作为中国重要的工业城市,沈阳地下蕴藏着丰富的煤、石油、天然气、煤层气等自然资源。此外,陶瓷土、铝土矿、硅灰石、粘土、沸石、珍珠岩等是省内优势矿种,开发和综合利用前景广阔。

沈阳市地质环境条件较复杂,近年来,人类工程活动、尤其是矿业活动较为强烈,由自然因素和人为活动引发的地面塌(沉)陷、地裂缝、崩塌、滑坡和泥石流等灾害时有发生,对人民生命财产构成了一定的威胁,对国民经济持续发展和社会稳定造成了一定影响。为了加强对地质灾害的防治和管理,最大限度地减少和避免地质灾害所造成的损失,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依据《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国务院第394号令)、《辽宁省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08—2020)》、《辽宁省地质环境保护条例》、《辽宁省矿山环境保护与治理规划(2006—2020年)》和近年来开展的县(市、区)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成果,结合沈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制定《沈阳市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10—2020年)》。 

本规划所称地质灾害,是指自然因素或人为活动引发的危害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的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塌(沉)陷、地裂缝等与地质作用有关的灾害。

规划适用范围为沈阳市所辖行政区域。

规划以2009年为基期,2010—2015年为规划期,展望到2020年。

第一章 主要地质灾害及防治工作现状

一、地质灾害现状

沈阳市地质灾害主要分布于沈南、沈北和康法两县平原煤矿开采区及东部、东南部低山丘陵区。其中,煤矿开采区主要发育地面塌(沉)陷及地裂缝灾害;低山丘陵区主要发育崩塌、滑坡、泥石流灾害。这些地质灾害对当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构成威胁,严重制约着区域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据不完全统计,自50年代以来,沈阳市已发生地面塌(沉)陷、地裂缝、崩塌和泥石流地质灾害40处,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过亿元,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详见附表1)。目前尚有地面塌(沉)陷、地裂缝、崩塌、滑坡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隐患点53处,受威胁人口15669人(详见附表2、附表3)。

1.地面塌(沉)陷及地裂缝

地面塌(沉)陷是沈阳市最为发育的地质灾害类型,均为煤矿开采引发的采空塌(沉)陷。其造成的经济损失巨大,具有突发性、多发性、隐蔽性、渐变且影响持久的特点。目前已发现的地面塌(沉)陷点共38处,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地面沉陷主要分布于平原煤矿开采区,即康平、法库、沈北新区及苏家屯等县(区)内煤炭开发规模较大的村镇,沉陷总面积53.69km2。其一般以缓慢、累进性的整体均匀沉陷为主,规模大、范围广、危害大。以林盛煤矿为例,经过30多年的开采,已在林盛堡、南乱木、高力屯形成三处采空区,面积达5.87km2,造成沉陷面积24.64km2,地表最大下降值为2.11m,致使区内民宅及公共建筑受损,道路及地下管线等市政设施遭到破坏,农田水利设施不能发挥应有功效,土地资源受损严重,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现高力屯266户村民已整体搬迁,官屯村、林盛堡、南乱木、北乱木等村庄1400余户房屋翻新。

地面塌陷主要分布于地面沉陷区或井采矿区内,多具有突发性、群发性,规模与危害均较小。如清水煤矿沉陷区内,呈南北串珠状分布7处塌陷坑,最大坑口直径约500m,最小的不足50m,坑内积水水深一般为1.0—2.0m。这些塌陷坑均分布于农田中,造成农田绝收或减产。2009年8月19日大雨中,沈北新区二井小学操场中部突现一直径4m,深约3m的圆形塌陷坑,坑内积水水深约1.2m,坑边伴有椭圆形裂缝,缝宽4—10cm,深3—10cm。经调查,为1958年原清水煤矿二井采掘巷道闭坑后无支护措施造成的。由于汛期地质灾害巡查时及时发现,未造成严重后果。

沈阳市地裂缝多发生于地面塌(沉)陷区边缘,以群集方式出现,总体形态呈树枝状,单条裂缝一般较平直,局部呈锯齿状。由于区内地裂缝均为地面塌(沉)陷的伴生裂缝,一般及时填埋,这里未将其单独列为灾害点。

2.崩塌

崩塌是沈阳市较发育且常见的地质灾害类型之一,主要分布于低山丘陵区,一般为岩质,大多与修路切坡、傍山建房、矿业开发等人类工程活动密切相关。崩塌具有普遍性、突发性、规模小的特点,多发生于雨季。沈阳市崩塌时有发生,但据统计损失较小,没有人员伤亡,受灾体以公路和房屋为主。目前全市有崩塌隐患点14处,以法库县分布最多,达9处,其余零星分布于沈北新区、东陵区和苏家屯区,共威胁人口 58人。市域内崩塌隐患点规模多为小型,仅法库县2处露天粘土矿采场崩塌隐患为中型,其坡面裸露,裂隙发育,坡顶环状裂隙长约200m,最宽处达1m,稳定性差,严重威胁着矿区生产安全。

3.泥石流

泥石流地质灾害在沈阳市并不突出。目前仅统计到在苏家屯区白清寨镇曾发生1起,但规模不大,造成损失较小。目前坡上植被发育,为低易发隐患点。沈阳市发生自然泥石流灾害的可能性不大,但东部、东南部地区地势较高,如若有矿山废石随意堆放的情况,则可能造成泥石流隐患。

4.滑坡

滑坡也是沈阳市地质灾害类型之一。受到沈阳市地形地貌条件的限制,滑坡仅在东部、东南部低山丘陵区偶有发生,一般规模较小,远离人群,并未造成损失。滑坡隐患主要易产生于人类工程活动较强烈的公路、铁路、民房等切坡地段。目前仅在棋盘山合心村村路边发现1处滑坡隐患点,威胁村路。

二、地质灾害发展趋势预测

地质灾害的孕育、发展、成灾一方面受自然地质环境条件的控制,另一方面还取决于人类活动方式、强度的变化及社会经济发展趋势等因素。

1.自然地质灾害趋势预测

沈阳市属温带湿润大陆性气候,四季分明,年际雨量分布不均,降水多集中于6—8月,因此,6—8月是地质灾害的易发期。而易受降水因素诱发的崩塌、滑坡和泥石流等主要分布于低山丘陵区,因此,低山丘陵区为自然地质灾害的多发区。通过对沈阳市1996—2009年降水资料进行分析,近年来沈阳市降水量和暴雨日数有增加的趋势,自然地质灾害的发生频率可能会有所增加。

2.人为地质灾害趋势预测

人为地质灾害发展趋势受人类活动程度、方式及人口分布变化的影响。引发地质灾害的人类工程活动主要包括矿山开采、修路切坡、建筑切坡、地基开挖等。

沈阳市矿产资源丰富,目前全市共有甲类固体矿山与乙类采石场(含已关闭矿山)145个(见附表4)。由采矿引起的地质灾害隐患占全市地质灾害隐患总数的74%。其中,采石场、粘土矿等露天开采的固体矿山主要诱发崩塌灾害,而煤矿等地下开采的矿山则主要诱发地面塌(沉)陷和地裂缝灾害。沈北新区、苏家屯区、东陵区等市区露天开采的采石场已经全部关闭,且大多数远离居民区,发生地质灾害的可能性较小。而法库县冯贝堡—十间房硅灰石矿业产业开发基地和包家屯陶瓷土、珍珠岩、沸石矿业开发基地是沈阳市矿产资源鼓励开采区,随着矿山的开采可能会诱发崩塌等地质灾害。沈北新区前屯煤矿、马古煤矿、进步煤矿和大桥煤矿均已闭坑或停采,其引起的地面塌(沉)陷已趋于稳定。其余尚在开采的煤矿地面塌(沉)陷仍在发展,塌(沉)陷范围将逐渐扩大。虽然大部分煤矿目前都在地下深部开采,地面沉陷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可以预见也可以防范,但随着开采范围的扩大,沉陷区内突发小型地面塌陷和地裂缝灾害将可能增多。

公路、铁路建设以及农村选择新址盖房建屋等建筑活动,如果不注重新址周围的地质环境,建筑切坡可能会造成崩塌、滑坡等地质灾害隐患。

同时,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沈阳市高楼大厦不断崛起,地铁、地下商城等地下工程不断增加,由此带来的大量土石移动和基础开挖工程可能产生崩塌、滑坡、地面塌陷等地质灾害隐患。

三、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进展

自1988年地质矿产行政主管部门履行“对地质环境进行监测、评价和监督管理”职能以来,沈阳市委、市政府及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对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高度重视,尤其是《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和《辽宁省地质灾害防治管理办法》颁布施行以来,在上级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沈阳市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加强对地质灾害防治的监督管理,为防治地质灾害而开展的调查、评价、监测、预报和治理等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

1.地质灾害防治法规及制度建设取得了重要进展

2000年以来,沈阳市贯彻实施了省政府、省人大颁布的《辽宁省地质灾害防治管理办法》、《辽宁省地质环境保护条例》及《辽宁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等一系列法规与规章,也先后出台了有关的规范性文件。如2007年5月31日,沈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印发沈阳市突发地质灾害应急预案的通知》(沈政办发[2007]25号);2009年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发布了《突发地质灾害应急响应工作方案》;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每年均发布《沈阳市年度地质灾害防治方案》;各县(市、区)政府及相关部门也依据各自的实际情况,出台了适合地方情况的规范性文件。

自2000年起,沈阳市逐步建立并完善了汛前排查、汛中巡查、汛后核查的“三查”制度、地质灾害应急制度、灾情速报制度和汛期值班制度等各项制度,贯彻施行了建设项目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地质灾害防治制度建设取得了重要进展。 

2.地质灾害防治组织体系基本建立

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已纳入到政府的有序管理范畴,形成了一整套科学的组织管理体系。

建立了由上至下的各级管理机构。各县(市、区)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和乡镇基层土地所建立了地质灾害防治领导小组及办事机构,明确了本地区地质环境管理的职能和责任。

针对主要分散在广大乡村的地质灾害体,建立了市、县(市、区)、乡(镇)、村四级群测群防网络,并已形成了政府牵头—部门组织—乡村落实—群众参与(先由专业队伍指导),由上至下层层抓落实的防治责任体系。

为应对突发地质灾害,沈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还成立了应急中心,基本建立了以沈阳市地质灾害抢险救灾指挥部为指挥中心,基层逐级快报、专业队伍快速出动开展应急调查和技术指导、各部门协作联动抢险救灾的快速反应体系。

3.基础调查与评价工作成果显著

截止到2009年9月底,先后完成了1:10万的《康平县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法库县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和《沈阳市区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而已完成的《下辽河流域地区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也已查明了新民市和辽中县的地质灾害情况。

通过调查,基本查明了全市范围内地质灾害的分布规律、发育现状、形成原因及危害程度;圈定了地质灾害易发区;初步编制了重要地质灾害隐患点的防灾预案,为全市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奠定了基础。

4.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工作已经展开

自2005年起,沈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与沈阳市气象局合作,由辽宁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具体承担,开展了沈阳市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工作。四年来,共发布预报预警255次,其中三级以上预报15次,增强了广大干部群众的防范意识,取得了一定防灾减灾效果。

5.地质灾害治理工作初现效果

近年来,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通过采取国家补一点,地方财政筹一点,企业投资凑一点的拼盘方式,先后对康平县东关屯镇梁家村、三台子村、梁家小学,苏家屯区林盛堡镇高力屯、吉祥村及沈北新区前屯村等位于地面塌(沉)陷区的受威胁村民进行了搬迁避让;对小康煤矿、柏家沟煤矿地面塌(沉)陷区进行了初步治理;对矿山开采引起的地质灾害危险区设立了警示牌;沈阳市法库县珍珠岩矿矿区地质环境治理示范工程也正在进行中。同时,对部分隐患点,如法库县柏家沟镇黄花山村崩塌隐患点、东陵区王滨希望小学东侧不稳定斜坡、王滨乡兴盛村双门岭公路切坡、田家洼子九岭地区不稳定斜坡等,进行了削坡减载等工程治理。在各相关部门的努力下,缓解或解除了这些隐患对当地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威胁,为当地的社会稳定提供了保障。

6.地质灾害防灾减灾知识得到宣传普及

加强了地质灾害相关知识的宣传力度。采取多种形式,广泛开展地质灾害、尤其是突发性地质灾害防灾避险知识的科普宣传活动,提高了政府部门、有关单位及受灾害威胁地区干部群众的防灾减灾意识,增强了全社会参与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自觉性,有效减轻或避免了地质灾害给国家、集体、个人造成的损失。

四、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1.监测体系尚未健全,监测手段落后

目前,县级地质灾害监测网络尚未健全,监测资金不足,监测手段和技术落后;群测群防网络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一些重大地质灾害隐患点尚未达到利用现代技术手段建立专业化的动态监测和管理体系;地质灾害监测信息传输手段落后,难以适时处理地质灾害监测预报的大量信息。

2.缺乏地质灾害防治资金

沈阳市有需治理、搬迁避让或监测的地质灾害隐患点53处,防治监管任务较繁重。市政府虽然在地质灾害防治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和尝试,每年有一定地质灾害治理专项经费的投入,但由于实施工程治理或避让搬迁工程量大,仍有较大经费缺口。地质灾害防治经费不足,导致基础调查工作难以进行,一些亟待采取措施进行治理的重大、较重大地质灾害隐患点得不到及时治理。

3.防灾意识仍待提高

部分群众的防灾意识不强,缺乏必要的地质灾害防治知识。一旦发生地质灾害,自救与互救能力、措施、方法仍显不足,对突发性地质灾害的应急反应能力不强。

第二章 规划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目标

一、指导思想

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持“以人为本”,认真贯彻中央关于人口资源环境的基本国策,紧密结合沈阳市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总体目标和要求,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以预防突发性地质灾害为重点,以科学技术为依托,以群测群防及综合治理为手段,以提高预测预警能力和防治水平为标准,以改善地质环境、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保持经济长期稳定可持续发展为目的,从实际出发,处理好当前与长远、局部与整体的关系以及与其它规划的关系,确保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协调统一。

二、基本原则

1、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

地质灾害防治要把人民生命安全放在首位,从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出发,将受地质灾害威胁的人类活动聚集地和重大工程分布区作为防治重点,最大限度地减少地质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

2、坚持“以防为主,避让与治理相结合”的原则

在开展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时,首先要考虑预防地质灾害,特别是预防人为诱发地质灾害的发生,其次是合理避让,最后才是选择治理,变消极被动的应急救灾为积极主动的减灾防灾,使预防、避让与治理协调统一。

3、坚持 “统筹规划,突出重点,量力而行,分阶段实施”的原则

综合考虑不同地区地质灾害特点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统一规划,分阶段实施,从实际出发,选择重点地区和重点工程,集中力量加以突破,并以点带面,全面推进我市地质灾害防治工作。

4、坚持“改革创新,发挥各级政府主导及社会公众参与”的原则

坚持改革创新,强化地质灾害防治法规建设和监督管理,明确各级政府和各有关部门地质灾害防治责任。因自然因素造成的地质灾害防治经费,根据灾情分别列入国家、省、市等各级政府的财政预算,同时提倡个人、集体出资赞助或引进外资参与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对因工程建设引发、加重的地质灾害的防治,由相关工程建设管理部门负责,治理费用由责任人承担。

5、坚持“非工程措施与工程措施相结合”的原则

在地质灾害防治过程中应讲求实效,因地制宜,经济合理。根据受灾点的具体情况,分别采取加强监测、地质环境保护、搬迁避让及工程治理等非工程和工程措施。

6、坚持“专业队伍与群测群防相结合”的原则

对危害较大的重要地质灾害隐患点设立专业监测网,对一般地质灾害隐患点以群测群防为主,加快群专结合的地质灾害监测网络建设和信息系统建设。

7、坚持“尊重自然规律,依靠科学进步”的原则

尊重自然规律,依靠科技进步,深化对地质灾害的认识,加强高新技术的创新、应用与推广,提高地质灾害防灾减灾效率、能力和水平。

三、目标

(一)总体目标

我市地质灾害防治的总体目标是:建立并完善符合我市特点的地质灾害防治、监督和管理体系,严格控制人为因素诱发的地质灾害;加强基础调查工作,在基本掌握我市地质灾害分布状况及危害程度的基础上,对地质灾害隐患严重的地区进行灾害预测评价,提出防治对策,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使危害严重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基本得到治理,最大限度地减轻其危害和损失;进一步完善地质灾害监测预报和群测群防体系,提高地质灾害预报预警水平,将地质灾害防治从松散的、被动的应急状况转变为有组织、有计划、主动和有预见性的工作。到2015年,完善重点地质灾害防治区的防灾减灾体系,以“十五”时期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为基准,实现地质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减少30%的目标。到2020年,构建完备的覆盖全市的地质灾害防灾减灾体系,使地质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减少50%。

(二)分期目标

1.近期(2010-2015年)目标

(1)完善地质灾害防治规章制度和监督管理体系。

(2)开展重点区段、较大比例尺的地质灾害调查、勘查工作,对重要隐患点进行详细勘察,为下一步的地质灾害治理提供充分依据。

(3)规范建设项目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有效控制人为诱发的地质灾害,减轻工程建设对地质环境的破坏。

(4)严格实施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编制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方案,逐步开展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

(5)逐步开展康平县、法库县、沈北新区、苏家屯区4个重点县区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十有县”建设,完成全市各县(市、区)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编制工作,经专家论证后报本级人民政府批准公布。

(6)完善市—县(市、区)—乡(镇)—村四级群测群防体系,落实分级管理责任制,完成对受地质灾害威胁的主要村镇的干部及监测人的防灾知识培训。同时,采用有效的监测技术与监测手段,建立并完善林盛、红菱煤矿等重点地区地质灾害专业监测骨干网络,形成群专结合的监测网络。

(7)完成全市地质灾害空间数据库系统建设,并提供地质灾害信息适时查询服务。

(8)完善应急中心组织机构建设,细化应急响应工作各项规章制度,建立市级地质灾害防治应急专家队伍,明确专家到场次序,发挥专家在应急工作中的咨询会商作用,明显提高全市的突发地质灾害应急反应处置能力。

(9)建立3个地质灾害监测及防治示范区。

(10)完成19处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勘查治理工作,开展6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搬迁避让工程。

2.远期(2016-2020年)目标

(1)全面健全、完善我市地质灾害防治法律法规体系和监督管理体系,使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法制化、规范化、制度化,形成长效机制。

(2)构建完备的、覆盖全市的地质灾害防灾减灾体系及群测群防与现代化专业监测相结合的地质灾害监测预报网。

(3)健全完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应急反应系统,并对每年新发生的、可能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地质灾害进行防治。

(4)积极筹措资金,加大地质灾害隐患的勘查、治理力度,实施8处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工程,5处受威胁居民点搬迁避让工程,使威胁人民生命安全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基本得到治理,初步实现人与环境和谐共存的良好局面。

第三章 地质灾害易发程度分区

一、分区原则

沈阳市地质灾害既受地质环境条件控制,其发生、发展又与人类工程活动关系密切。虽然不同的区域灾种不同,同一区域又不同灾种并存,但总体上地域分布仍具有一定的规律性。为了加强对地质灾害的防治管理,合理制定区域规划,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对沈阳市进行地质灾害易发程度分区。

具体分区原则如下:

1.以地质灾害分布现状及发育规律为基础进行划分。

2.充分考虑地质灾害形成和发育的地形地貌、地层岩性、地质构造等地质环境条件,结合人类活动特征进行划分。

3.综合考虑地质灾害发展趋势及人类工程活动强度等致灾地质环境条件的改变趋势进行划分。

二、易发区划分

依据上述原则,参照《县(市)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实施细则》(国土资源部2006年6月),采用定性分析为主、定量评价为辅,定性定量相结合的方法,将沈阳市地质灾害易发程度划分为4个大区,16个亚区,即地质灾害高易发区(A)(包含4个亚区)、地质灾害中易发区(B)(包含4个亚区)、地质灾害低易发区(C)(包含7个亚区)和地质灾害非易发区(D)(详见附图1及表3-1)。 

1.地质灾害高易发区

沈阳市4个地质灾害高易发亚区均为采煤造成的地面塌(沉)陷高易发区,总面积为263.51km2,占全市总面积的2.05%。主要分布于沈阳市的煤矿开采区,区内共有37处地面塌(沉)陷点。 

2.地质灾害中易发区

沈阳市4个地质灾害中易发亚区合计面积471.51km2,占全市总面积的3.66%。地质灾害隐患主要是矿业开采造成的。三处为煤矿开采可能引起的地面塌(沉)陷中易发区;一处为固体矿山开采造成的崩塌中易发区,区内共调查到2处崩塌隐患,规模为中型。 

3.地质灾害低易发区

7处地质灾害低易发亚区均位于沈阳市东部、东南部、西部的剥蚀低山丘陵区,合计面积1854.10km2,占全市总面积的14.41%。区内大部分地区山顶浑圆,局部地区地质构造较为发育。区内分布大量的采石场。目前,区内共调查到14处地质灾害隐患点,多为修路切坡、建房切坡和采矿等人类工程活动造成的。其中崩塌隐患点12处,滑坡隐患点1处,泥石流灾害点1处。

4.地质灾害非易发区

分布于沈阳大面积平原地区,如辽中县、新民市、于洪区等地区,总面积达10276.35km2,占全市总面积的79.88%。

 

表3-1 沈阳市地质灾害易发程度分区说明表

分区

名称

代号

分布范围

面积(km2

地质灾害类型

地质灾害发育特征及危害

地质灾害高易发区A

A1

康平县东关屯镇及法库县边家窝堡一带

61.70

 

地面塌(沉)陷

地裂缝

该区位于坡洪积谷地,地层岩性为全新统砂砾石、亚粘土、粉砂,下伏泉头组砂岩、泥岩夹砾岩。区内共调查到地面塌(沉)陷10处,主要是由于煤矿开采造成的。区内包括了大平煤矿、小康煤矿、三台子煤矿和边家煤矿。地下开采致使区内民宅及公共建筑受损,公路、铁路等市政设施遭破坏,农田水利设施不能发挥应有功效,土地资源受损严重,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目前,仍威胁着区内道路、土地、公共设施及居民生命财产安全。

A2

法库县党家街、肖家街、柏家沟一带

14.02

地面塌(沉)陷

地裂缝

该区位于冲洪积平原,地层岩性为上更新统亚粘土。区内地表或多或少已变形,共调查到地面塌(沉)陷6处。主要是由于煤矿开采造成的。其中柏家沟煤矿采煤引起的采空塌陷始发于1984年,多年开采形成采空面积达235282.89m2,沉陷区面积达113430.13m2。由铁法集团大明一矿、大明二矿及铁岭县高家煤矿采煤活动引起柏家沟党家街村、肖家街村、龙家村采空塌陷总面积约0.74km2。区内地面塌(沉)陷仍在发展中,已形成大面积塌陷坑、碟状洼地,造成局部积水,破坏农田,导致农产品减产或绝收。目前,仍威胁着区内道路、土地及居民生命财产安全。

A3

沈北新区前屯、中五旗、崔公堡、木舒、马古一带

117.36

地面塌(沉)陷

地裂缝

该区位于山前坡洪积倾斜平原,地势平坦,地面标高60—80m。区内有地面塌(沉)陷点17处,主要为煤矿开采造成的采空塌陷。区内煤矿较多,其中前屯煤矿、清水煤矿、蒲河煤矿、大桥煤矿、进步煤矿和马古煤矿等均已造成地面塌(沉)陷,沉陷总面积达14.70km2。前屯煤矿于20026月停止生产,已形成地面沉陷区,沉陷区地表最大下沉值为5.98m。大桥煤矿仅开采2年就已关闭,造成损失不大。马古煤矿有30多年开采历史,目前已停采,沉陷区地表最大下沉值为6.23m。此三矿造成的塌(沉)陷已趋于稳定。而蒲河煤矿和清水煤矿目前仍在开采,沉陷区地表最大下沉值分别为16.99m9.676m,地面塌(沉)陷尚在发展,时有地裂缝发生,使民宅及公共设施受损,农田全毁、半毁或减产。目前,仍威胁着区内道路、土地、公共设施及居民生命财产安全。

 

续表3-1 沈阳市地质灾害易发程度分区说明表

分区

名称

代号

分布范围

面积(km2

地质灾害类型

地质灾害发育特征及危害

地质灾害高易发区 A

A4

苏家屯区高力屯、官屯、林盛堡、红菱堡一带

70.43 

地面塌(沉)陷

地裂缝

该区地处浑太扇间平原,区内地势平坦,东北略高、西南稍低,地表标高在10—52m。地面坡降为0.001—0.1。地质构造较简单,地层岩性为第四系粘土、砂砾石。区内地质灾害主要是由林盛煤矿和红菱煤矿开采造成的大范围的地面沉陷,沉陷区地表最大下沉值分别为2.11m3.96m。沉陷总面积达34.93km2。区内伴生裂缝现象频发,但一般都及时掩埋。目前两大煤矿仍在开采,地面塌(沉)陷尚在发展。区内农田受损,民宅和公共设施遭破坏,高力屯和吉祥村已全部搬迁,官屯、林盛堡、红菱堡、南乱木、北乱木、烟台村等仍受威胁,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

地质灾害中易发区B

B1

康平县张强镇一带

48.87

地面塌(沉)陷

地裂缝

该区位于侵蚀丘陵区,地表标高100—150m。地质构造较简单,地层岩性为第四系粘土、砂砾石,下伏泉头组砂岩、泥岩夹砾岩。区内尚未发现地质灾害,但铁法集团大强煤矿正在兴建,设计年生产能力150万吨,开采深度-650—-900m,投产后,可能会产生地面塌(沉)陷和地裂缝隐患。

B2

法库县包家屯乡一带

36.32

崩(滑)塌

该区位于剥蚀丘陵区,地表标高为140—250m。地层岩性为义县组火山岩、火山碎屑岩及沉积岩。地质构造较简单。区内主要是由露天采石引发的崩塌隐患,威胁矿山安全生产。区内共有8处甲类固体矿山,主要矿种为沸石、珍珠岩、膨润土,是我市重要的矿业开发基地。这些矿的开采,形成深度一般大于20米的大坑,坑壁直立,坡体多为软弱相间岩层构成,影响采坑岩层稳定性。另外采坑周围堆积大量矿石和尾矿渣,受强降雨或其它诱发因素影响,同样会产生崩(滑)塌地质灾害。

 

续表3-1 沈阳市地质灾害易发程度分区说明表

分区

名称

代号

分布范围

面积(km2

地质灾害类型

地质灾害发育特征及危害

地质灾害中易发区B

B3

沈北新区新台子、大辛屯、东场、下寺村一带

179.02

地面塌(沉)陷

地裂缝

该区位于山前坡洪积倾斜平原,地势平坦,地面标高60—90m,为沈阳市矿产资源限制开采区,虽然目前区内没有地质灾害,但未来如若开采煤矿,可能会产生地面塌(沉)陷和地裂缝隐患。

B4

苏家屯大淑堡镇、十里河镇至东陵区白塔堡镇一带

207.30

地面塌(沉)陷

地裂缝

该区位于浑太扇间平原,区内地势平坦,东北略高、西南稍低,地表标高在10—70m。地质构造较简单,地层岩性为第四系粘土、砂砾石。该区为沈阳市矿产资源鼓励勘查规划区和鼓励开采区,虽然目前区内没有地质灾害,但未来如若开采煤矿,可能会产生地面塌(沉)陷和地裂缝隐患。

地质灾害低易发区C

C1

康平县南部康平镇、胜官屯、靠山屯、姜家沟至法库县北部汪家沟、靠边屯一带

461.18 

崩塌

该区位于剥蚀丘陵区,地表高程为100—250m。山顶浑圆,冲沟浅而宽,山体自然坡脚6—15°,局部达25°,基岩一般风化较严重,地层岩性为泉头组砂岩、泥岩夹砾岩,局部地区为变质安山岩夹黑云阳起石片岩和中粒二长花岗岩。区内有采石场10个,但均远离人群,未造成危害。区内若无人类工程活动,发生地质灾害的危险性不大。

C2

康平县南部郝官屯镇至法库县东北部马家沟至冯贝堡一带

460.14 

崩塌

该区位于剥蚀丘陵区,地表高程为100—250m,山顶浑圆。地层岩性为早二迭世中粒似斑状二长花岗岩,局部地段为变质石英砂岩、大理岩、石英岩及中细粒二长花岗岩。区内地质构造较复杂,有三条主要断层。区内3处崩塌隐患点,均为住房切坡等人为活动造成,对居民造成一定威胁。区内含乙类采石场20处,另有甲类固体矿山10处,但均远离居民区,不构成威胁。区内若无人类工程活动,发生地质灾害的危险性不大。

 

续表3-1 沈阳市地质灾害易发程度分区说明表

分区

名称

代号

分布范围

面积(km2

地质灾害类型

地质灾害发育特征及危害

地质灾害低易发区C

C3

法库县包家屯、郝家堡、石桩子一带

76.97

崩塌

该区位于剥蚀丘陵区,地表标高为100—200m。地层岩性为义县组火山岩、火山碎屑岩及沉积岩。地质构造较简单。区内共有3处崩塌隐患点,均为住房切坡,威胁村民及房屋。区内地质灾害隐患主要是由人类工程活动引起的,自然地质灾害发生的可能性不大。

C4

法库县登仕堡子镇、石砬子镇、苗家沟一带

209.39

崩塌

该区位于剥蚀丘陵区,地表高程为90—230m。地层岩性以义县组火山岩、火山碎屑岩、沉积岩以及晚侏罗世中粒二长花岗岩为主,局部为侏罗纪花岗斑岩。区内采石场较多,但多数距居民区较远,未造成危害。区内1处崩塌隐患点,为采石形成,威胁村路。

C5

沈北新区东部湾道、棋盘山望滨及东陵区英达乡一带

244.63 

崩塌

滑坡

该区位于构造剥蚀低山丘陵区,地表高程为100—450m。区内植被茂密,村庄较少,人口密度较低。地层岩性为中更新统玄武岩、黄土和亚粘土,局部地区下伏雾迷山组白云岩和下马岭组页岩夹灰岩、砂岩。区内湾道、中寺一带采石场较多,达8处,现均已关闭,大多数远离居民区。区内共有2处崩塌隐患点和1处滑坡隐患点,威胁道路和居民。

C6

东陵区东部前康、李相镇一带及苏家屯区东部白清寨一带

338.45 

崩塌

泥石流

位于构造剥蚀低山丘陵区,地表高程为90—300m。地层岩性为第四系上更新统玄武岩、黄土和亚粘土,局部地区下伏太古代混合岩。区内山顶浑圆,冲沟浅而宽。采石场较多,达23处,现均已关闭停采。区内共有3处崩塌隐患点和1处泥石流点,均威胁道路。

 

续表3-1 沈阳市地质灾害易发程度分区说明表

分区

名称

代号

分布范围

面积(km2

地质灾害类型

地质灾害发育特征及危害

地质灾害低易发区C

C7

苏家屯区姚千户镇、大英守及黑牛屯一带

63.34 

崩塌

该区位于剥蚀丘陵区,地表高程为90—110m。地层岩性为第四系上更新统玄武岩、黄土和亚粘土,局部地区下伏太古代混合岩及钓鱼台组石英砂岩夹页岩。区内共有8处已关闭采石场和1处在采铁矿场,均远离居民区,暂时未发现地质灾害隐患。区内山顶浑圆,若无人类工程活动,地质灾害发生的可能性不大。

地质灾害非易发区D

D

区内大部分地区,包括辽中县、新民市、于洪区等

10276.35

 

位于平原区,地势平坦开阔,北部偏高,南部偏低,地表高程0—100m。地层岩性为全新统砂砾石、亚粘土、粉砂。区内经济发达,有一定抵御地质灾害的工程能力。一般情况下,不会发生地质灾害。

 

第四章 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

一、划分原则

依据全市地质灾害易发区分布,考虑社会经济重要性因素,把规划期内地质灾害易发、人口密集、经济相对发达、有重要基础设施的地区以及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规划区,作为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

二、重点防治区划分

根据上述原则,将沈阳市划分出6个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总面积735.01km2(详见表4-1及附图2)。

 

表4-1 沈阳市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一览表

重点防治区名称

代号

面积(km2)

主要分布范围

康法交界处煤田

地面塌(沉)陷重点防治区

I1

61.70

康平县东关屯镇泡子沿、三台子、梁家窝堡及法库县边家窝堡一带

法库县柏家沟镇

地面塌(沉)陷重点防治区

I2

14.02

法库县柏家沟镇柏家沟、党家街、肖家街、龙家村一带

沈北新区沈北煤田

地面塌(沉)陷重点防治区

I3

296.37

沈北新区财落街道、清水台镇、新城子乡一带

沈南煤田地面塌(沉)陷

重点防治区

I4

277.73

苏家屯区林盛堡镇、红菱堡镇、沙河铺镇一带

法库县包家屯乡崩塌

重点防治区

I5

36.32

法库县包家屯乡前辛秋村、大山屯、刘邦屯一带

康平县张强镇大强煤矿

地面塌(沉)陷重点防治区

I6

48.87

康平县张强镇一带

 

1.康法交界处煤田地面塌(沉)陷重点防治区(I1)

本区面积达61.70 km2,属坡洪积谷地。区内为重要的煤炭基地,包括大平煤矿、小康煤矿、三台子煤矿和边家煤矿四个煤矿。多年的采煤造成这一地区采空塌(沉)陷地质灾害严重,形成采空区面积6.48km2,造成沉陷区面积3.21km2,已调查到地面塌(沉)陷点10处。沉陷区共包括2镇6村,主要威胁区内重要交通干线、农田、居民及其房屋等。尤其是国道203穿越该区,受地面塌(沉)陷影响,路基下沉,部分地段产生裂隙。目前,除少数沉陷地段回填平整外,仅在1.33km2范围内进行了灾害治理工程。随着煤矿的不断开采,地面塌(沉)陷范围也将扩大,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任重道远。

针对本区地质灾害的特点,制定相应的防治措施。工作重点为四个煤矿采空区。近期,应加强矿区监督管理,严格控制不合理矿业开采活动,实行规范的建设项目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建立并完善专业监测网,形成地质灾害群专结合的监测预报体系;开展大比例尺地质灾害调查与勘查工作;对涉及到居民安全的地区根据情况实施工程治理或搬迁避让工程;对涉及到公共设施的地区及时进行修复和治理,危险区设立警示牌。由于区内四个煤矿仍在开采,进行彻底治理的条件还不成熟,远期,应继续建立并完善专业监测网,逐步实施适当的治理措施,对于严重威胁人民生命财产的地区优先进行搬迁避让,对开采完毕且趋于稳定的区域优先进行治理。 

2.法库县柏家沟镇地面塌(沉)陷重点防治区(I2)

本区面积达14.02km2,属冲洪积平原。该区地质灾害主要是由于煤矿开采造成的地面塌(沉)陷,共6处。柏家沟煤矿多年开采形成采空面积达235282.89m2,沉陷区面积达113430.13m2,铁法集团大明一矿、大明二矿及铁岭县高家煤矿采煤活动引起的柏家沟党家街村、肖家街村、龙家村采空塌(沉)陷面积约0.74km2。目前区内地面塌(沉)陷尚在发展中,主要致使农田受损,形成洼地,局部成为积水坑,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78.60万元。

针对本区地质灾害的特点,制定相应的防治措施和方案。工作重点为煤矿采空区。应加强矿区监督管理,严格控制不合理矿业开采活动,实行规范的建设项目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开展大比例尺地质灾害调查与勘查工作;对涉及到居民安全的地区实施工程治理或搬迁避让工程。由于这些煤矿仍在开采,治理条件不成熟,远期仍应以防为主,加强监测,对条件成熟的地区进行搬迁避让和工程治理。 

3.沈北新区沈北煤田地面塌(沉)陷重点防治区(I3)

本区面积达296.37km2,属于山前坡洪积倾斜平原,地势平坦。区内煤矿资源丰富,为沈阳市矿产资源的限制开采区。其中已开采的清水煤矿、蒲河煤矿、前屯煤矿、大桥煤矿、进步煤矿和马古煤矿等均已造成地面塌(沉)陷(地裂缝),已调查到地面塌(沉)陷点17处。煤矿开采造成的沉陷区面积达14.70km2,地表最大下沉值达16.99m,造成民宅及公共设施受损,农田全毁、半毁或减产,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504.55万元。

目前,区内前屯、马古、进步、大桥煤矿等均已闭坑停产,清水煤矿和蒲河煤矿仍在开采中,且区内还有已探明但还未进行开采的煤田,为了有效地进行地质灾害防治,应抓紧制定相应的防治措施和方案。近期,应加强矿区监督管理,严格控制不合理矿山开采活动,实行规范的建设项目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开展大比例尺地质灾害调查与勘查工作;2012年前,建立马古煤矿地质灾害治理示范区,开展该区的地质灾害治理工程;2015年底前,开展前屯煤矿的地质灾害治理工程。而对于正在开采的清水煤矿和蒲河煤矿,以监测为主,2016—2020年,建立并完善专业监测网,形成地质灾害群专结合的监测预报体系;对开采完毕且趋于稳定的区域优先进行治理,对严重威胁人民生命财产的地区优先进行搬迁避让。

4.苏家屯区沈南煤田地面塌(沉)陷重点防治区(I4)

该区主要集中在沈阳南部林盛煤矿和红菱煤矿开采区,为沈阳市矿产资源鼓励勘查规划区和鼓励开采区,面积达277.73km2。本区属浑太扇间平原,地势平坦。区内煤层埋藏深,厚度不大但发育稳定,且采空区面积较大,因而以大面积缓慢、累进性的整体均匀下沉为主,变形幅度较小,属于地面沉陷。区内共有地面沉陷4处,均为大型,总面积达34.93km2,沉陷区地表最大下沉值为3.96m。区内伴生裂缝现象频发,但一般都及时掩埋。目前两大煤矿仍在开采,地面沉陷尚在发展,致使农田受损,民宅和公共设施遭破坏,直接经济损失达10916.50万元。区内高力屯和吉祥村现已全部搬迁,官屯、林盛堡、红菱堡、南乱木、北乱木、烟台村等仍受威胁。

由于两大煤矿仍在开采,对地质灾害的防治不能松懈。近期,应加强矿区监督管理,严格控制不合理煤矿开采活动,实行规范的建设项目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建立苏家屯区地质灾害监测预报预警示范区,建设林盛煤矿和红菱煤矿地面塌(沉)陷专业监测网,形成地质灾害群专结合的监测预报体系;尽可能减少采矿活动诱发的地质灾害,对严重威胁人民生命财产的地区优先进行搬迁避让(如林盛堡官屯村),对于开采完毕且趋于稳定的区域进行治理。

5.法库县包家屯乡崩塌重点防治区(I5)

本区面积为36.32km2,属于剥蚀丘陵区,地表标高为140—250m。该区是我市重要的矿业开发基地,也是沈阳市矿产资源鼓励开采区,集中分布甲类露天开采固体矿山8处。矿业开采是本区发生地质灾害的主要诱因。区内共有2处由粘土矿露天开采造成的崩塌隐患点,规模为中型。其坡体陡峭,裂隙发育,坡顶环状裂隙长约200m,最宽处达1m,稳定性差,主要威胁矿区安全生产。

由于该区为矿产资源鼓励开采区,矿业活动有可能引起新的地质灾害隐患,政府对此尤为重视,区内法库县珍珠岩矿矿区地质环境治理示范工程已在进行中。近期,应加强矿区监督管理,严格控制不合理的开采活动,实行规范的建设项目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开展矿山地质灾害专项调查工作,进行矿山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建立法库县包家屯乡矿山地质灾害治理示范区,采用削坡减载等工程治理方法消除隐患。远期,逐步恢复矿山地质环境。

6.康平县张强镇大强煤矿地面塌(沉)陷重点防治区(I6)

该区面积为48.87km2,属于侵蚀丘陵区。区内铁法集团大强煤矿正在兴建,其设计年生产能力150万吨,开采深度-650—-900m。目前,区内尚未发现地质灾害。但随着采矿工作的进行,可能会产生地面塌(沉)陷和地裂缝隐患。

针对本区情况,应以防为主,树立 “事前预防,事中治理,事后恢复”的新理念,近期加强矿区监督管理,严格控制不合理矿业开采活动,实行规范的建设项目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加大地质灾害防治宣传力度,建立群测群防体系和专业监测点,为将来的治理和地质环境恢复提供基础资料。

第五章 地质灾害防治的主要任务

一、地质灾害基础调查、规划

(一)开展大比例尺地质灾害调查

近期(2010—2015年),在各县(市、区)1:10万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的基础上,完成高易发区内的重要城镇、重点矿区、重大工程和重要交通干线等重点区段大比例尺地质灾害调查、勘察与评价。

远期(2016—2020年),有针对性地开展中、低易发区范围内重点区段的大、中比例尺地质灾害调查评价工作。

(二)编制县(市、区)地质灾害防治规划

2010年下半年开展县级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编制工作,2011年末完成全市县级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的编制工作,为实施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奠定基础。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应由当地人民政府的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组织,经专家论证后报同级人民政府批准公布,并报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备案。经批准的地质灾害防治规划为城市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编制提供地质依据。

(三)进行矿山地质灾害专项调查评价与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

我市已经完成了全市范围内的矿山地质环境调查,以此为基础,结合《沈阳市矿产资源总体规划》,有计划地对矿山开展地质灾害专项调查与地质环境评价工作,避免人为诱发地质灾害,为地质灾害防治提供科学依据。

依照“典型示范、分类指导、逐步推进”的原则,2010—2013年,首先以沈北新区马古煤矿和法库县包家屯乡粘土矿两种类型矿区为对象,建立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示范区,积极争取国家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资金支持,开展矿山地质灾害专项治理,逐步积累经验。在此基础上,2014—2020年,分批启动矿山地质灾害专项调查评价与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程。

二、地质灾害监测预警网络体系建设

地质灾害监测预警体系建设是一项长期、持续、跟踪式、深层次和各阶段相互联系的系统工程。通过对群测群防网络、专业监测网络、地质灾害信息系统和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的建设,加强与其它防灾减灾预警体系(如气象、水利、环保等)的协调与联动,提高沈阳市地质灾害的防治水平。

(一)群测群防网络建设

群测群防网络是地质灾害防灾预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分为村级监测网(四级网)、乡(镇)级监测网(三级网)、县(市、区)级监测网(二级网)、市级监测网(一级网)。

2010年底前,全市所有灾害隐患点均要明确防灾负责人和监测责任人,形成覆盖全市的地质灾害群测群防网络。

为贯彻《国土资源部关于开展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十有县”建设的通知》(国土资发[2009]46),2010—2015年,应开展康平县、法库县、沈北新区和苏家屯区的群测群防“十有县”建设工作,努力实现“有组织、有经费、有规划、有预案、有制度、有宣传、有预报、有监测、有手段、有警示”的目标。

 (二)专业监测网络建设

对危害严重、有可能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或较大经济损失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应当由专业人员利用现代化设施进行监测,做到监测数据适时传输、自动处理。近期,应采取有效措施,督促煤矿建立并完善重要煤矿采空区地面塌(沉)陷专业监测网、控制网;远期,根据需要逐步开展,建成覆盖全市的大中型地质灾害隐患点的专业监测网络体系(详见附表5)。

(三)地质灾害信息系统建设

在各县(市、区)地质灾害调查的基础上,至2010年底,建设沈阳市地质灾害空间数据库系统,以便及时掌握全市地质灾害动态现状; 2012年底,建立基于地理信息系统(GIS)的市级地质灾害数据库和信息管理系统,实现全市地质灾害有效监控和及时查询,逐步实现一般民众能通过互联网查询任何地质灾害隐患点的地质环境状况,定期与不定期向社会发布地质灾害防治信息,形成地质灾害信息管理、传递、查询、分析评价与发布集于一体的管理信息系统,为各级人民政府防灾减灾提供决策依据。

(四)应急反应系统建设

2010年初,建立和完善以沈阳市勘察测绘研究院为主体的地质灾害应急反应系统,每年汛期前组织对地质灾害易发区进行防灾减灾措施、群测群防网络、监测责任制检查,并对主要灾害隐患点进行“三查”。地质灾害发生后,及时组织技术力量赶赴现场,进行应急调查,了解灾害原因、发展趋势,协助抢险救灾,采取应急措施,提出处理对策。2010年底前,要建成县(市、区)、乡(镇)地质灾害防治应急指挥部和应急小分队,发现险情或接到险情报告要在最短时间快速赶到现场,做好抢险救灾工作。

三、地质灾害监测及防治示范区建设

为提高我市区域地质灾害防治水平,探索地质灾害治理的有效途径和方法,近期(2010—2015年),建立3处地质灾害监测及防治示范区。

(一)苏家屯区地质灾害监测预报预警示范区

苏家屯区红菱煤矿和林盛煤矿已开采30余年,目前仍在深部开采,地面塌(沉)陷以大面积缓慢、累进性整体均匀下沉为主,变形幅度较小,范围较大,区内大部分村庄房屋变形的程度并不大,还不适合大范围内采取工程治理或搬迁避让等措施。因此,建立专业的地面塌(沉)陷监测预报预警体系,不仅合乎实际,而且符合经济效益需要。

规划于2010—2012年建立苏家屯区地质灾害的专业监测预报预警体系,实现地面塌(沉)陷地质灾害的实时监测,在系统总结地面塌(沉)陷灾害的形成条件、影响因素及时空动态变化规律基础上,深入分析示范工程监测资料,研究地质灾害前兆信息和变化特征,建立评价预测模型,做出预测和趋势分析。苏家屯地质灾害监测预报预警示范区的建成,将为全市地质灾害监测预报网络建设乃至全省提供可借鉴的经验及依据。

(二)沈北新区马古煤矿地质灾害治理示范区

沈北新区马古煤矿于1973年简易投产,造成采空沉陷面积达1.15km2,受威胁严重的木舒村和马古村现已动迁了237户。由于其已停采,地面塌陷也趋于稳定,应争取国家财政拨款,地方政府财政部分配套,对其采空沉陷地质灾害危险性进行调查评估,采取多种措施完成对该区域的治理,如利用煤矸石对塌(沉)陷坑回填,因地制宜,实施土地复垦、修建养鱼池、种植绿化等工程,于2010—2012年建立地质灾害治理示范区,为将来治理其它煤矿地面塌(沉)陷区提供可借鉴的经验及依据。

(三)法库县包家屯乡矿山地质灾害治理示范区

沈阳市甲类露天开采固体矿山多集中于法库县,其对地质环境、生态环境的影响具有一定规律性。因此,规划争取国家财政拨款,地方政府财政部分配套,于2012—2013年建成包家屯乡矿山地质灾害治理示范区,以包家屯乡粘土矿和盛达粘土矿两个具有代表性的矿山为地质灾害监测与综合治理试验基地,探索总结矿山地质灾害监测和治理的技术方法,完成治理,为实施矿山环境保护与综合治理工程提供依据。

四、地质灾害综合治理工程

按照“以人为本”、“以防为主,避让与工程治理相结合”的原则,对地质灾害隐患点分近期和远期实施综合治理工程。这里所指的综合治理工程,主要指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和搬迁避让。

1.地质灾害治理工程

对危害公共安全、可能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且治理费用又远小于预期损失值的地质灾害隐患点,依据轻重缓急,有计划地分期、分批实施治理工程。治理的重点地区是人口密集区、中小学校区、风景名胜区和国家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区。优先考虑对国家公益性组织和机构(如机关、学校、医院、部队等)、重要铁路、公路、大型矿山、大中型水利工程等基础设施构成威胁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实施治理。

2010—2015年完成19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工程(详见附表6); 2016—2020年完成8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治理工程(详见附表7)。对新发生的灾害点、隐患点要及时进行监测、勘察与治理。

2.地质灾害搬迁避让工程

在重点防治区内,对稳定性差、易发程度高、有明显迹象直接威胁居民点且工程治理投资远大于搬迁避让工程投入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实施有计划的搬迁避让工程。

2010—2015年完成6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搬迁避让工程, 2016—2020年完成5处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搬迁避让工程(详见附表8)。

第六章 主要对策措施

一、建立健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责任制

各级人民政府主要负责人对本地区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负总责,国土资源、发展改革、安全生产监督、财政、建设、水利、交通、气象、教育、铁路、旅游、电力及环保等部门要按照各自的职责将灾害隐患点的监测和防治任务落实到具体单位、具体负责人,做到任务到人、责任到人。

国土资源部门要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地质灾害防治的组织、协调、指导和监督工作,做好与其他相关规划的衔接。

发展改革、建设行政、城市规划部门,在编制和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过程中,要将地质灾害防治规划作为城市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必备的组成部分,在建设项目立项及审批管理中,必须充分考虑建设用地条件,进行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逐步推进建设项目地质灾害治理“三同时”制度。水利部门对可能涉及防洪工程设施管理、保护范围的,都要编制防洪影响评价报告。对受地质灾害隐患威胁严重的当地居民,组织实施有计划的搬迁避让。

交通、铁路部门要监督、部署和开展公路、铁路沿线地质灾害危险点及安全隐患点的巡查、监测、预警、预报及公路用地范围内的灾害治理工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负责督促矿山企业对尾矿库和废渣堆放点的隐患排查、监测,发现险情要迅速采取有力措施,消除隐患。对已造成和可能造成的财产损失要按照“谁诱发、谁负责”原则,事前争取避让,事后进行治理。

各级国土资源部门会同气象部门做好市及地质灾害高易发县(市、区)的汛期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工作,并建立辖区内降水量和地质灾害历史资料数据库,不断提高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水平。

各级旅游和风景名胜区管理部门督促各旅游区(点)管理单位对辖区内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排查,编制防灾预案,做好监测工作,发现险情要及时采取防范措施。

教育行政部门要加强所有学校区(舍)及周边的地质灾害隐患的排查工作,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加强学校校区(舍)周边隐患的监测,做好防灾预案的编制和新建、改扩建校区(舍)项目审批前的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工作,开展地质灾害防灾基本知识的宣传教育活动,努力培养广大教职员工和学生的防灾意识,增强他们的临灾避险和自我救助的能力。

其它各级政府职能部门,要按其职责做好相应的地质灾害防治及其突发地质灾害应急工作。

二、加强法制建设,建立健全地质灾害防治法规体系

认真贯彻执行国务院《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国土资源部《矿山地质环境保护规定》和《辽宁省地质环境保护条例》,建立、完善与其相配套的地方性法规体系;严格实施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和建设项目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制度;地质灾害调查、监测、评价、勘查、治理等工作,应以地质灾害防治规划为依据,防治工程勘查、设计施工、监理、验收等严格执行技术标准,实现地质灾害防治的法制化、规范化。

三、依靠科技进步,实施科学管理

确立科技创新在地质灾害防治中的核心地位,将科学技术研究贯穿地质灾害防治的全过程。充分利用现代科学技术方法和手段,全面提高地质灾害防治的科技含量,使地质灾害防治技术理论有新突破。充分发挥科研单位与院校技术力量的优势,围绕当前地质灾害防治的关键技术问题,开展技术研究和攻关,解决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中的难题。按照试验、示范、推广的原则,切实加强示范工程的指导和管理,全面推广地质灾害治理示范工程经验,积极推广使用地质灾害防治、特别是开发性治理地质灾害的新技术、新方法。加强管理人员和技术队伍建设,提高管理队伍的整体素质。

四、设立专项基金,落实防治经费

按照《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国务院第394号令)和《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土资源部建设部关于加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01]35号)等法规和文件规定:各级人民政府要将地质灾害防治经费按照国家规定列入有关人民政府财政预算,确保潜在的地质灾害得到及时调查、勘查和治理。在坚持“谁诱发、谁治理”原则的同时,建立多元化、多渠道的投资机制,调动社会各界及人民群众防治地质灾害的积极性,鼓励社会捐助,保障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经费需要。

五、加强宣传,提高民众地质灾害防范意识

各级人民政府要加大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宣传力度,长期不懈地利用各种宣传媒介,采取多种形式,系统深入地宣传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重要性、必要性,普及地质灾害防治的基本知识,提高公众对地质灾害防治的责任感、紧迫感和参与感,增强广大干部群众合理开发利用自然资源和自觉保护生态环境的环保意识,积极开展乡镇国土资源所地质灾害防治“五到位”宣传培训活动。

分期分批对县(市、区)及乡镇地质灾害防灾减灾责任人、有关管理人员和广大干部群众进行地质灾害防治知识培训,提高县(市、区)及乡镇地质灾害防治管理水平,增强应急能力。克服麻痹、侥幸心理和盲目安全感,提高全社会对地质灾害的识别能力和临灾抗御能力,将灾害减轻到最低限度,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附则:

(一)本《规划》由《沈阳市地质灾害防治规划》文本、附图及附表组成,附图及附表与规划文本具同等效力。

(二)本《规划》经沈阳市人民政府批准后实施。

(三)本《规划》解释权归属沈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

(四)本《规划》每五年修编一次。